本海兴冲冲地赶到化妆品店,把食品袋放到收款台,神神秘秘地对丁晓燕说,“你猜,今天谁擀的面皮?”

  “本源?”丁晓燕打开了食品盒,闻了闻,又朝里面喊了声,“馨莹?水饺来了。”

  “不是啊。”本海得意洋洋,他就知道丁晓燕打死也猜不出来,也许她根本不知道本源有这么一个胖乎乎的可爱的女同学呢。

  “那你擀面皮还有什么稀奇的。”尽管本海在吃食方面干啥啥好,他做成什么样丁晓燕也早就不奇怪了。

  店铺本来就不大,两个人的对话被邵馨莹听了个清清楚楚,她边朝收银台走,边插话道,“难道你请了别的美女去给你擀面皮?”

  “邵馨莹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啊。”大家都很熟,本海说话也就随便了些,“果真是一个大美女擀的面皮。”

  丁晓燕还能不了解本海,他是和漂亮女人说话都要脸红的人,怎么可能邀请美女到家里去,也就当本海说的是玩笑话。

  “大美女?多大的美女?”邵馨莹也没把本海的话当真,继续开玩笑道。

  “这个吗,我还真说不上来。”本海想想秦可可的样子,犹犹豫豫地说,“可能和本源一样大吧。”他想加一句“一百五十斤体重”的,想想还是不要吐槽人家女孩子的体重了。

  话说到这种程度,两个女人还能不知道怎么回事?丁晓燕也就有些兴奋了,儿子终于开窍了,竟然带女同学回家了。

  “那女孩是谁啊?怎么样?”丁晓燕好奇地问。

  本海看看邵馨莹,感觉就这样直接讨论儿子的同学不大礼貌,便含含糊糊地说,“只是本源的一个女同学,他们商量考研的事情,我就留下她一起包水饺吃饭了。”

  丁晓燕自然明白本海的回避,如果两个孩子真的是单纯的同学关系,现在守着外人胡乱八卦,毕竟不怎么好。

  “对了,本海你今天没上班?还有空中午包水饺?”邵馨莹知道本海是上常白班的。

  “是啊,你咋没去上班?”丁晓燕刚才光考虑儿子带女同学回家的事情了,竟然忘了这一茬。

  “我,我,”本海想总不能说自己得了抑郁症请假了吧,便撒谎说,“我上午去鲁梁县城帮以前的同事去办社保了。请了一天的假,没想到办的很顺利。”

  本海又把以前帮吕松办社保的事情搬了出来,反正她们也不懂什么,糊弄一下就行了。

  但是他以前的同事也是丁晓燕的同事啊,她自然比邵馨莹更敏感一些,“还是吕松的事情?还没办利索?”

  “是啊,是啊,原来只把关系转走了,还有一些手续没办利索。”本海真后悔自己为啥要撒这个慌,怎么不撒个老婆不知道的啊。

  如果本海真是那个谎话张口就来,能把谎言说得天衣无缝的人,他又怎么会沦落到出去干个活,还得被“抑郁”呢。

  两个女人边吃着水饺边和本海呜哩哇啦地闲聊着,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对门刘洪利那里。

  “你知道刘洪利大哥啥情况不?”邵馨莹问道。

  “你又不是不认识,他就是那个情况啊,黑,壮,力气大。”本海把自己对他的印象描述了一下。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老夫少年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最强小农民唐昊只为原作者暴风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暴风猎人并收藏老夫少年狂最新章节